今天我又到醫院報到了
而且是前陣子爆紅爆擠的旗山醫院
今天是陪我阿母去做檢查 
因為下大雨 所以要我開車陪他去
人是沒有之前水災時那麼多 不過還是等滿久的
其實 我不怎麼喜歡這間醫院 除了要等很久外
他的設施建築很爛 還虧他是省立醫院 還有最差的就是態度
 
消防灑水器超多的 一片天花板上的灑水器可能比電燈還多
在問診室前面等時 我看到一個差不多八十歲以上的老人 自己坐在輪椅自己滾來
這裡是二樓 而且算是最邊邊的診療室 他該不會是自己推來到這的吧 雖然有電梯
我感到很奇怪 不是有志工跟護士嗎? 怎麼放他一個人辛苦的推到這來 
後來他堆到門前問護士換他沒 護士用平常的音量對他講叫他等一下 老人好像重聽沒聽懂
自己又開始滾輪椅打算滾回電梯那 這時護士開門發現人怎麼不見了 才開始大叫阿伯~阿伯~
老人真的重聽沒理他一直走 後來護士跑去把他推回來還一直說我叫你很多遍你都不理我
老人笑著說我重聽啊 我看了看旁邊人都在笑那老人  到底有什麼好笑的他們從他推輪椅來
就一直對老人指指點點偷笑  我不懂笑點在那裡 是你們覺得他一個人推來好笑 還是重聽被護士念好笑
我只在心裡想 你們這些笑他的人不也都五六十歲了 在沒多久你們也會變那樣 到時候你還笑的出來嗎

之後阿母去診療室 我四處逛逛 突然看到一個很眼熟的東西
走近一看 是米勒的拾穗的複製畫 旁邊還有另一幅我忘記叫什麼的畫

我就站在那欣賞了一下 後來旁邊的門突然打開 一個一直講電話的人走過來 
我轉頭看看畫 在轉過去看看他 人跟畫與整間醫院都很忙 好像就我最悠閒 

之後阿母要下樓去照X光 我也陪他下去  醫生拿了件粉紅色的浴袍叫她換
因為阿母衣服上面有水鑽跟珠珠 換好後 感覺很像日式浴衣 而且很短 
我坐在外面等的時候  又看到旁邊電梯裡 剛剛那位老人自己又坐在輪椅上自己推出來
打算走出門去  我轉頭去看離老人不遠的服務台 裡面有三個志工 卻沒有一個出來幫忙的
三個人竟然聊天聊的很開心 一直笑  雖然直到老人走出門外 我也沒去幫他
但是志工跟工作人員沒去幫忙 真的說不過去  

看完後去領藥處領藥 我看到那個替代役男 讓我想到一件事
在還沒發生八八水災時  我去旗山醫院拿我的藥時 
聽到那個替代役男說: 早知道當時九二一我就把戶籍遷回南投 這樣我就可以不用當兵了
一直說他如果變災區人民有多好 不用當兵有多好
我當下很想罵他 你已經當替代役了 已經比一般兵好很多了 而且又是輕鬆的冷氣房
你還有什麼好抱怨的 不用出操 不用被訓 又上下班 到底那裡不爽 
不用當兵有比家裡變災區好嗎?  之後隔沒多久 就發生水災了 旗山也變成災區之一
如他所願 你住的地方變災區了 你高興了嗎?


出了醫院後  還是下著大雨  明明三點多卻像已經六點了 整片黑朦朦的
加上水災後流下來的土 造成的像沙塵爆一樣的天空 特別的暗
逛去老街買我要染布用的棉布 雖然重整後 大至上已經回復原貌

人漕卻越來越少 店家越來越少 已經沒以前繁榮了

旗山大概回不到我小時候那種繁榮狀態 遊客多 商品多 酒店多 小吃部多的情況
經過一間酒店時 看到他已經改成普通餐廳了 以前曾經有數十間酒店的旗山
現在只剩兩三間 這也代表這地方的經濟 人口外移有多嚴重  更別說香蕉了 
香蕉跟旗山可以說是畫上等號的  而在前幾天 以前用來收購放置香蕉的場地
竟然變成了廟宇 旗山在這連續的腐敗政府底下已經面臨滅亡 一大堆養蚊子的老人館 
放到變鬼屋的遊客中心 一個斷掉政府卻無力去修最後人民募款蓋的天橋
曾經是台灣經濟起飛的地方 他的衰弱也代表的台灣的衰弱

全站熱搜

右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